人不寐山高水长。

她赶到渡口边的时候,太阳已经落下了一半,余晖还不是火红的颜色,浅浅的,和河水的波纹呼应着,一闪一烁的在芦苇荡里飘摇。
她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个宽厚的肩膀,个头还是很高,鹤立鸡群般的显眼。他在板桥的另一边,隔着那条窄窄的小河,背对着她,背对着身后熙熙攘攘的咆哮着的话语和眼泪,像是老早就转过了身,也从来没准备回头。
她用力攥紧了裙摆最外的那层纱,是挺括的薄纱,不会随着奔跑丢失形状,也不会被风吹变了样子,手指能轻易的掐成窄窄的一束。她紧紧的捏着,紧紧的盯着那个背影。
周围的人真多啊,她心想着。
有人在看我吗?有人会注意到我吗?
更宽大的运河上已刚刚看得到船的影子,那是艘乌黑的船,两条灰烟从烟囱里冒出来,拖在空中,...

这个直接加了滤镜像素太差,iphone毕竟比不上单反,心塞

summer school 和Oxford的天空

上学必经之路的小树林
于 London millhill

© 长殷 | Powered by LOFTER